百无禁忌,热爱无差互攻

【李达康/李达康】兄弟相亲1

#两个ABO人义宇宙

#两个李达康可以穿越到对方世界

#眼镜书康A,电视剧康O

#试发一波,短血条

-


赵立春一早的飞机上北京去开会,李达康从完事就开始躺平,把能说得出口的字儿全骂了,Alpha的嘴,骗人的鬼,李秘书被领导顶得生殖腔打开都合不拢,肚子里灌满了东西,一晚上把这一年求饶的份都用了。


京州市委赵书记满意得不得了,总算是折腾出来点成果,让达康同志在床上答应了给他生个儿子,生不生的了另说,起码答应了,共产党员要信守承诺,赵书记与同志谈话是不会落下风的,具体实践日久方长,搞个市委一号楼造人五年计划!


迷糊着李达康睡了,窗帘没合拢,留了一寸光,早起的太阳正照在他眼皮子上,睁眼皱眉毛,床上另一个寸头也抬起来皱眉睁眼,对眼一瞧,彼此都没对床上多了个人这件事感到惊讶。


因为熟。


十几年的交情,比一条被子的赵立春还熟。


“你身上味儿太重了。”莫名出现的这位熟人声音沉闷恼火,眉毛越皱越紧,“发情期?”


“才过……你去把窗帘拉一拉吧。”李达康身上懒,被太阳晃着眼睛刺,加重了赵立春对他身体造成的内部及外部侵害,今天是周末,不出意外他是要贡献给这张床了。


窗帘哗啦一声拉严实,再返回床上,身边的人就一直翻身,隔几秒床就摇晃一下。


“你是屁股扎了刺还是腰间盘突出?”李达康有点烦,“能不能安静躺着别动。”


那家伙动是不动了,他坐起来,从床头拍了一支赵立春的烟含着,打火机搁床头柜里,嚓一声点着,被子搭盖着腹部,苍白的身体也遍布狼藉,但是与被子里躲着的李达康不同,这具身体上的青紫淤斑更像是扭打撕咬的结果。


李达康被大中华的烟丝灼燃味儿给熏醒,撑着枕头,扭身坐起来。


假如赵立春这会儿杀个回马枪,推门就能看见床上有两位李秘书:一个头发半耷拉半支棱,眼下挂青眼角微红,是个Omega;一个鼻梁上架着一副银边眼镜,滑落一半,薄嘴皮子噙中华,抱臂眯眼,是个Alpha。


戴眼镜的李达康伸手把烟夹于指尖:“你发情的味道太大了。”



-



柜子里有个小孩。


和李达康长得一模一样。


在的时候少,消失的时候多。


家里兄弟姐妹多,床铺不够睡,这个据说有七八十年历史,从光绪年间传下来,以后得继续传给李家的长子接媳妇的木头雕花柜子,铺上一层垫絮,就成了李达康晚上睡觉的床。


他个头小,腿伸直了还能睡得下,弟妹怕黑,大哥嫌小,中不溜的出生排序,注定他在家庭里属于青黄不接,捞不着好的那一个。


算盘有七粒珠,唐诗有七言绝句,释迦佛初出人世,行七步,步步生莲。


所以李达康七岁生日在柜子里发现另一个也叫李达康的兄长这事:


不稀奇。


大眼瞪小眼,光绪年柜子漏光的缝勉强照进来一点儿煤油灯的橘黄色,李达康确信他看到的男孩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分毫不差,那一刻,两个男孩脸上都是大写的懵逼,七岁的李达康在那个年龄里已经算是镇定的,他朝后弹了一下,嘭地撞上雕花柜子,柜门撞开了,他爹已经拖了外褂爬上床,他娘则捏着小剪子正要剪煤油灯的棉线芯,这一大声撞,把弟弟撞醒了,妹妹撞哭了,一家子鸡飞狗跳起来。


庄稼汉子的粗糙手掌落下来,啪——


“柜子里有人!”李达康也哭,疼得哭也吓得哭,“有个人!”


光绪柜子拉开,几件灰布衣服摆来摇去,底下铺着两层棉花垫褥,毯子蹬乱了在一头成团,一眼望到了柜子的脊梁骨。


哪儿来的人。


“瞎七搭八!给老子睡进去!”


李达康被关进那个黑黢黢的柜子,半个晚上都不敢闭眼,朦朦胧胧地睡着,听着有个小男孩笑话他:


“哼,胆子这么小。”


-

tbc

评论(14)
热度(105)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看看太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