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无禁忌,热爱无差互攻

【李达康/李达康】兄弟相亲5

#两个ABO人义宇宙

#两个李达康可以穿越到对方世界

#眼镜书康A,电视剧康O


-


第一次的互换时间很短,大约就是和哥哥接吻的时间一样长。Omega李达康愣在原地,而发出粗粝声音的那位父亲没有进来,他只是把门推开了,然后转身继续忙活自己的事,农村到了六七月正是打早禾的时候,Alpha性别的孩子会承担更多的体力劳动,比如跟着大人下地里打谷子,Omega会得到一些照顾,主要是怕中暑后体质弱的害病死掉,当时几个村才一个赤脚医生,病不得。


大多数时候是Alpha李达康出现在弟弟的世界里,如果缺乏身体触碰,一段时间后便会回去。但自从他临时标记了Omega李达康,便滋生了互换这件事,不受他们主观意志的控制,也没有确切的时间长短,有时几分钟,有时几周。


Omega李达康更敏感;Alpha李达康更张扬。大概也和这些经历有关。


他提心吊胆地走近敞开的门,还差了两步,眼前像是滴进雨水似的模糊了,亮白的方形门框变成无数细碎的菱形斑块,门外头粗粝的怒喝变成一道奇异的扭转直下的声音,生手在吹小号,起初吹得极大,最终变成气流的呼呼声——


那的确是风声。


浅黄的稻草,深绿的竹林,黄白菱形的是头顶的太阳。


Omega李达康滚落到斜坡下的一堆烂树叶里,Alpha不见了,他绕手到脖子后面摸了摸,尖锐的疼痛,以及带过全身的一股麻意,从脖子牵扯到股间,Omega忍不住夹夹腿。


大抵来讲,性别分化之后麻烦远超便利,唯一的好处是李达康终于在16岁备战高考的这一年拥有了一间自己的房间,很小,柴房改的,四处漏风。原因也简单,Omega大了,总不能跟爹再裹在一间屋里。


“哥……”他轻轻低语,膝盖跪在硬邦邦的床板上,屋顶怕漏雨盖着一张塑料布,窗户却没有修,月光透进来,柴房里有两个人,Alpha动情地舔吻他咬过的那处浅印,Omega李达康不是疤痕体质,才一个月,临时标记已经淡得看不清了,摸上去一片光滑,累计了几年迟来的分化,他烧得迷糊,反手去探Alpha凉些的身体,躬着身体贴去,隔着薄薄的两层棉布,Alpha李达康把弟弟环紧,牙齿咬上散发着甜香的腺体。


每一次的发情,他们都在一起。


“睡吧,陪你一会儿。”


话音还未落,Omega已经混沌睡去,房间的灯似乎被关了,周遭变暗,他能闻到空气里充盈着赵立春的木香味、Alpha李达康的甜酒味,这两股味道在床上卷着风,勾勾搭搭地从毯子的边沿钻进里面,搔着他的背,又轻又飘,李达康懒懒地哼了一声,缓慢睁眼……


接近傍晚的阳光透过提花窗帘在床边地毯上照出破碎的影子,一小片橘色的打在李达康伸出毯子的手背,像是有人隔山隔海握住他的手。


一个十几岁的精瘦男孩端着一杯水,看样子已经瞧了他一会儿,见李达康睁眼,吓得一哆嗦,杯子放上床头柜,转身就打算溜。


“你怎么进来了。”李达康拉着毯子遮住身体,靠坐起来,Omega又看了眼窗帘,黑眼睛渐渐睁大,市委的帘子什么时候是镂空提花的了。


眼神缓缓转了回去,年少的赵瑞龙咬着嘴不说话,看他的眼神极其像一种动物,李达康揪着被子,想到被狮群夺走猎物躲在树杈上饥肠辘辘的猎豹。


赵瑞龙的手搭在门把上,问得有点小心:“我以后不能给你送水了?”


那一刻,说不上到底是谁更震惊一点。


他哥是怎么把赵瑞龙治得这么服服帖帖的?这家伙在自己那儿不是这蔫儿样啊。


门关上,李达康揭开毯子下床,身上还酸,低声从赵立春骂到Alpha李达康,找他哥的衣服套上身,自从和领导成结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互换到这个世界了。


赵瑞龙在客厅做作业,这里的赵立春对儿子管教的也少,边吃边喝边写作业的德行跟在他那儿是一模一样,电视还开着,手边放着一罐冰可乐,插一根吸管,扭头就能吸到。看电视的眼睛,写作业的手还有吸可乐的嘴一点不耽误。


李达康站在楼梯上,皱皱眉毛。


“哔”一声,电视关了。


赵瑞龙埋头苦写作业,突然抬头盯着李达康看了半天。


“我脸上写了数学题答案还是怎么?”Omega李达康强势地拿端起架子。


“哥哥,你眼镜呢?”


脸不红心不跳:“镜架折了,我是近视,又不是瞎,好好写你的作业。”


保姆在厨房做饭,李达康借故泡茶去看了一眼,茶壶搁在茶几上,李达康从边几上抽了份京州市委的年鉴看,边翻边卷起一抹很淡的笑意。


这张照片,赵立春下基层拍的,他哥举着伞站在旁边,笑得跟赵立春一样畅快,两个人挨得很近,他那儿也有这个照片,不过领导照顾他,挑了个避雨的棚子和厂领导聊生产线情况。


去年领导班子吃年饭的就更不必说了,Alpha李达康抱怨过,两个人一块喝得烂醉,他哥酒品还算好,喝完了就抱臂干坐,“三不”——不说话、不睡觉、不发酒疯,要不仔细研究眼神还看不出来醉了,市委书记赵立春那就不一样了,他喝高了就爱吹牛逼瞎卖保证,完了还不认账。


“老子喝酒是会喝大,但是但凡喝大了我是绝对不签字不盖章的,我那能叫反悔吗?我答应过吗?有证据吗?都没有那凭什么说老子开空头支票,明明票本都没给过!”


又翻了几页。


赵瑞龙细细嗦嗦地把作业本合上了,他蹭过来,挨得也不近,有点讨好的样子:“哥哥,你干嘛看这个,你不是不爱看照片吗?”


“家里的东西我还不能翻了?”李达康反问。


赵瑞龙摸摸鼻子,笑了笑:“能啊,当然能。”


李达康不搭话,把年鉴放回去。


赵瑞龙不依不饶,欠身又问:“我爸出差,哥你心情这么好啊。”


“我心情好不好跟他出差有什么关系,你作业写完了?”


“还没……我就觉得你今天有点不一样。”


李达康放完年鉴,扭头再看,赵瑞龙的屁股已经挪近了半米。


狮群迈步子走远,豹子下树了,肚子没吃饱,跳羚还得抓。


-

tbc

评论(4)
热度(53)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看看太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