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无禁忌,热爱无差互攻

【赵李】打草谷

 @柚西示 

-


京州上上下下都知道市委书记赵立春有个挂在裤腰上的宝贝疙瘩,年轻又漂亮,写得一手好文章,上班才几个月就被赵立春从省委硬挖了墙角,组织部的窦副部长痛失良材,去党校学习前在省委骂了半个月的赵鞑子,市委没精制大米,跑省委来打草谷,野蛮,粗鲁,流氓行径!


骂人算什么,赵立春骂得更多,被骂得也不少,他还在市委民主生活会做过检讨呢,窦宜知做过吗?所以这小窦子不足为惧。但是同志之间不要搞分裂,该团结得团结,窦副部去北京镀了大半年金,人还没回,组织部部长的交椅先颁布了。赵立春出差,坐在去北京的飞机上想起来这一茬,拉着身边小秘书的手说,到北京招待所先休息一下,然后去跟窦部长喝个酒,穿得漂亮一点。


李达康自然应好,坐在赵立春旁边,老老实实。


赵立春斜着眼睛看他,李达康跟着他快一年了,是块好材料,就是性格闷了一点,严肃得赵立春总想拿他逗趣,年轻漂亮的小同志,老板着一张脸多不好看:你就不问问我去见你那老上司怎么就得穿漂亮一点?


李达康怔了怔,这问题他还真没想过,只当是赵书记随口一说,他随同领导出差也就带了那么几件衬衣西裤,美不到哪儿去,也都不差,这年头秘书不都那么穿,于是老老实实地说不知道。


赵立春煞是满意地点头,你不用知道,去了之后只管吃吃喝喝。


在中央党校进行了长达半年的学习,正到了一口纯正的京州普通话开始衍生出儿化音的时节,窦亦知接到了京州老同事的电话,内心很是复杂,老家来人慰问在外游子,好事哇;来者是赵立春……窦部长挤着笑,你请我吃饭,我哪有不来的道理,这样老赵,你请客,我带酒,就今晚怎么样。


挂掉电话,笑容像是手中茶杯里的涟漪在窦部长脸上逐渐消失,这个赵鞑子,蔫坏蔫坏,又想从我这儿捞什么好处。


这一批到中央党校学习的汉东省干部不光有窦亦知,还有交通运输厅副厅长,岩台市长等一共五个人,赵立春一并都请,订了个大包间,一桌子好酒好菜,另五个大汉都光杆司令,唯独赵立春还带了条尾巴,这尾巴毛质油光水滑,蓬松柔软,谁看了都想撸一撸。


过了半年,窦部长对夺秘书之恨已经释然了,但是看到模样标志,衬衣笼罩之下身板笔挺细长的年轻人落后赵立春一步走进包间,窦亦知撇撇嘴,他才没在嫉妒的,手上啪地拧开茅台的封口金属带。


今天吃饭打的是班子同志联络感情的名义,实际谈的是汉东省以京州为核心的高速公路规划问题。沈大高速公路和沪嘉高速公路已经建成通车,紧邻着的汉东也不能落后。省委书记的意思是让这几个在北京学习的有空也要和中央的同事走动走动,有事没事把汉东省修高速的事托进人家梦里,要达到规划新项目头一个就想到汉东这两个字的目的。


赵立春传完话,和在座的喝了一圈酒,对交通厅副厅长说,老齐,你可要硬气一点,这十几年改革实践,汉东省有今天的模样可都是抢出来的。


“可不是,”岩台市长嘬着虾,胳膊肘怼了一下窦亦知,“吕州怎么起来的?你知道吧。”


当时的吕州市委书记带着大半个班子的成员坐了一天一夜的绿皮火车,跑到北京,围堵国家计委书记,硬是把一整条汽车生产线和配套的产业园落户到吕州。就为这事,邻省没少朝汉东吐唾沫。


“我说老赵,你这一手是不是跟老徐学的。”窦部长问,酒过三巡,各自都喝了二三两,说话声音都大了。


一直闷头吃饭的李达康注意到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身上,当初赵立春到省委选妃那架势,被编了不少版本传到各级机关,他侧脸朝书记看去,赵立春手一摆,端起来杯子,对面窦亦知也赶忙拿起杯子一碰:“我学他?他学我还差不多!”


一桌人哈哈大笑起来,扬言要给老徐通电话,这电话当然没打,但是赵立春被套住喝了杯酒,这之后又喝了更多。北京的五个同班同学合计好了要灌赵立春,一口一个“立春书记,您干了,我随意”,没一会就喝下半斤酒,李达康帮着挡,寡不敌众,那帮坏家伙真欺负人。


“你吃你的饭,明天还有明天的事。”赵立春哪里不知道李达康的酒量,也就能喝个四两酒,他把小秘书的杯子按下来,一圈喝得面红耳赤的大老爷们开始起哄。


老子当初跟你一块在基层的时候怎么没这个待遇,啊?齐副厅红着脖子吆喝。把十几年前睡大街被偷得只剩裤衩的事都抖落了。


“老赵,早知道你这么宝贝我的秘、前秘书,我真该好好讹你一笔。”窦部长趁着赵立春解决老齐的空档对着李达康点了个头,小李秘书只能捧杯痛饮。


漂亮又聪明的后辈,老家伙们都喜欢逗,李达康明显是个性格闷的,但是看赵立春吃瘪有意思啊。不是炫耀吗,刚下飞机才几个小时,秘书穿的衬衣连褶子都没有,招待所给熨过的吧,裤子还熨了笔直的两条线,这么漂亮的一条尾巴,非得把他薅秃噜毛不可。


李达康后来真的醉了,起初看不出来,在包间里安安静静,还陪着赵立春把其他五个大老爷们塞进两辆出租车挥手告别,汽车消失在马路尽头。


小秘书转过身,表情就不对了。


红着眼圈红着脸,胸口起伏了半天,酝酿出一个酒嗝:“书记。”


语气苦苦的,特别委屈。


“怎么了?”赵立春摸出一只烟,擦亮火柴两手掬着风点燃,盯着那两辆车离开的方向,暗暗骂了一串脏字。


“干嘛让我穿得好看啊……”小秘书醉了,身子在首都橘黄色的路灯下摇晃,赵立春伸手扶了一把,嘴里叼着的烟抖落一截烟灰。


又白又瘦,个儿还高,京州的秘书你这条件独一份,我不得拉出来让这帮家伙嫉妒嫉妒,赵立春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说的,反正小朋友喝醉了,明早起来记不全乎。


“您挑我,就因为好看?”李达康又打了个酒嗝,“……这么肤浅吗……”


赵立春差点咬断香烟滤嘴,李秘书半边身体依着他,脸贴得很近,热意几乎要穿透那层白皮拉高赵立春的体温,他看着小朋友,伸手把他往下滑的身体搂紧,朝上扯了扯,眼色一暗,不光漂亮,腰又韧又细。


“老子就这么肤浅,那也是你的领导,听到没。”


“……嗯。”



评论(16)
热度(126)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看看太阳 | Powered by LOFTER